必发88官网:来武大看樱花,也看看武大老校长的朋友圈,有海量老照片…

发布时间:2019-07-17 15:26:30 来源:完美贵宾会-完美贵宾会平台-完美贵宾会官网点击:152

  中国文化世代相传,家学一脉在其中影响深远。学术界的世家就像一所名校,在浓厚的科学与文化气氛中,人才辈出,为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奉献了一代又一代优秀人才。武汉大学所在的珞珈山,诞生过很多这样的学术世家,国立武大第三任校长周鲠生(1889-1971)和他的女儿周如松、女婿陈华癸是其中杰出代表。

  

  1934年,武大春季运动会,周鲠生、周如松父女俩在大操场

  1950年,周鲠生奉调北京,出任新中国外交部顾问。1952年全国院系调整,陈华癸调到华中农学院,1979—1984年间曾出任院长,1980年当选为中科院学部委员(院士)。周如松则一直留在武大物理系任教授。

  

  抗战胜利后,武大师生回到珞珈山。右一右二是校长周鲠生女儿周如松和外孙陈一周,左一和右三是叶雅各教授的两个儿子叶绍智、叶绍俞

  陈一周先生1943年出生于乐山时期的武大,抗战胜利后随父亲陈华癸和母亲周如松回迁珞珈山。这些年,陈一周先生多次带着楚天都市报记者参观寻访其外公周鲠生在武大工作和生活的地方,采访了武大的许多老先生。

  

  抗战胜利后,周如松和两个儿子在十八栋

  2019年3月31日,是周鲠生先生诞辰130周年。届时,由武汉大学和中国国际法学会主办,外交部、教育部和中国人民外交学会作为支持单位主办的周鲠生先生纪念座谈会将在武大樱顶的校史馆举行。楚天都市报作为特邀媒体,提前钩沉出周鲠生先生的朋友圈,以飨包括武大校友在内的广大读者。

  

  1963年,周鲠生伉俪在北戴河

  与胡适、蔡元培、李四光

  

  

  武大法学院门口的周鲠生校长雕塑

  现今90后00后的武大学生,每天都能在法学院门口瞻仰到周鲠生校长的风采。这尊塑像是根据《纽约时报》记者1944年为周鲠生拍摄的一帧标准照雕塑的。

  

  《纽约时报》1944年为周鲠生先生拍摄的标准照

  陈一周先生送给楚天都市报记者一本由商务印书馆再版的周鲠生著作《国际法大纲》——1929年10月,商务印书馆初版这部《国际法大纲》,奠定了周鲠生先生中国著名国际法专家的地位。

  1939年,周鲠生赴美讲学,其间出任太平洋学会中国代表、联合国成立大会中国代表团顾问,并应胡适邀请在中国驻美大使馆为盟国最后打败德日法西斯的宣传效力。1944年,周鲠生在大使馆用英文写作了《Winning the Peace in the Pacific》(《赢得太平洋的和平》)一书,在纽约出版,受到中美学界和政界的关注。《纽约时报》在采访他时拍摄了这帧照片。

  

  商务印书馆2017年最新再版的周鲠生《国际法大纲》

  后来成为大学教材的《国际法》,是周鲠生在北京根据当时外交部领导的指示,为外交部工作人员撰写的一套培训讲义,1963年内部出版,改革开放后成为高等院校法律系的教材。

  如果将周鲠生先生的这两部著作相比较,那么《国际法》代表中国当代国际法,而《国际法大纲》则代表了中国近代国际法。

  关于周鲠生早年与武大的渊源,是皮公亮先生向楚天都市报记者介绍的。皮先生1925年出生于北大,后随父亲皮宗石经南京辗转来到武大,见证了武大近九十年的发展。老人家退休前系长江日报资深记者,曾长期担任武大武汉校友会负责人。

  

  1919年“五四运动”期间,王世杰(前排左二)、周鲠生(前排左一)、皮宗石(二排左二)、杨端六(二排左一)等中国留学生在法国巴黎的合影

  皮老介绍说:1928年,武昌中山大学改组为国立武汉大学,李四光被委任为武大新校舍建筑设备委员会委员长,校长则由当时的湖北省教育厅厅长暂时代理。“1929年2月,王世杰出任国立武大第一任校长。国立武汉大学一开始只有三个学院:理工学院、文学院、法学院(社会科学院)。理工学院第一任院长是王星拱,后来出任武大第二任校长。周鲠生是国立武大第三任校长。文学院第一任院长是闻一多,罗家山改名珞珈山系闻一多先生妙手偶得。但武大还没有搬到珞珈山呢,闻一多就离开了武大。文学院第二任院长是陈西滢。皮宗石是法学院第一任院长,后来出任校教务长(旧时大学不设副校长,教务长相当于现在的常务副校长)。”

  

  周鲠生(后右二)皮宗石(前中)和杨端六(前左)在英国

  据皮老介绍,他父亲皮宗石早在去日本留学前后即与同为长沙籍的周鲠生、杨端六相识,并先后在日本加入同盟会——杨端六系武大法学院第二任院长,后亦出任过校教务长——三人在民国成立初年受黄兴之托在汉口法租界创办《民国日报》,反对袁世凯称帝,后被查封,三人同遭通缉。1913年,黄兴设法将三人送到英国留学。在欧洲,他们遍访师友,结识了李四光、王世杰、陈西滢……“巴黎和会在中国问题上偏袒日本引起了中国人民的愤慨,五四运动因此爆发。周鲠生、皮宗石和这些志同道合的朋友,与众多留学生和华工一起包围了出席巴黎和会的北洋政府代表公寓,使他们不能出门签字……他们首先是民主革命家,然后才进入学界,成为教育家——李四光、王世杰、周鲠生、皮宗石、陈西滢回国后都被蔡元培先生聘为了北大教授。1924年,孙中山先生在广州创办两所学校,一所是黄埔军校,一所是广州大学,也就是现在的中山大学。中山先生在北大延请蒋梦麟、胡适等一批知名教授到广东参与筹建,王世杰、周鲠生、皮宗石也在其中。”

  

  李四光(后右)与皮宗石(后左)等在英国

  与皮宗石、杨端六、陈西滢

  

  1927年,蔡元培离开北大是到南京出任中央研究院院长、大学院院长兼司法部部长数职。周鲠生、皮宗石等也追随蔡元培到了南京,都受聘于中央大学(今南京大学)当教授。1928年,因与南京当局政见不合,蔡元培辞去大学院院长兼司法部部长之职,离开南京到上海一心一意当中研院院长。临行前嘱咐周鲠生、皮宗石等人来武昌,以老北大“思想自由、兼容并包”之办学宗旨改组和管理新武大——国立武大的建立本来就是蔡元培推行大学区建设的计划之一,他认为在武汉建立一所国立大学有助于中部地区高等教育事业的发展。但因为周鲠生、皮宗石都是湖南人,所以出任武汉大学首任校长的是湖北人王世杰。

  老武大的校园在阅马场的东厂口,也就是后来湖北教育学院所在地。“当时的大东门之东,只有一所博文中学(今15中),小东门之外,只有一所希理达女中(今25中)。其它地方,包括水果湖,还是广阔的田野。”皮公亮告诉楚天都市报记者,“我们几家分别租住在文华书院(今湖北中医药大学)和昙华林。我现在还记得周鲠生、陈西滢两位教授在我们家借住时的情形。我们的父辈是珞珈山的拓荒者。我们这群小伙伴是看着脚手架在罗家山荒地上搭起来,看着罗家山出落成珞珈山的。”

  

  上世纪30年代初,叶雅各长子叶绍智(左一)、次子叶绍俞(右一)、长女叶宝宁(左二)与皮公亮(右二)等小伙伴在珞珈山建设工地

  “珞珈山第一期竣工是什么时候?包括哪些工程?”

  “第一期竣工是1932年3月,工程包括一区的十八栋别墅,这是教授住宅,有独栋别墅,也有联体别墅,可以住30多家;二区还有个教工宿舍。男生宿舍是老斋舍,女生宿舍在湖滨。老斋舍山顶右边是文学院、理学院,左边是法学院,正中间是图书馆,也就是现在的樱顶校史馆。现在新图书馆所在地还有个合作社,为家属供给一些日常生活用品。再有就是附设小学,在十八栋山脚下,专门为我们这些子弟设置的。”老人家兴致勃勃地向我展示了一张1933年元旦武大附小恳亲会的合影,“这张照片是法学院第三任院长刘秉麟教授之女刘保熙收藏的,前些年委托我捐给了武大档案馆。照片背景就是十八栋。瞧,当年的珞珈山,还光秃秃的,树还没有成林呢。这张照片我刚拿给查全性(中科院院士)看时,他一个都不认识。查全性也是我们小学同班同学,我指着几个人提示他,这是谁?这是谁?他认出来了,他自己站在正中间,他父亲查谦(武大理学院第二任院长,华中工学院首任院长)站在左手第一位,他们一家人都在上面呢。”

  

  后排中间戴礼帽者,左五是周鲠生,左二是陈西滢,左八是武大第二任校长王星拱

  与叶雅各、袁昌英、苏雪林

  

  “珞珈三女杰,袁昌英、凌叔华、苏雪林,当年也住十八栋?”记者问皮公亮先生。

  “凌叔华和袁昌英住十八栋。袁昌英就是杨端六夫人,我叫她杨伯母。凌叔华是陈西滢夫人,我叫她陈婶婶,他们的女儿陈小滢每次回汉省亲也要找我这个皮大哥呢。苏雪林,我叫她苏先生,她当时还是讲师,不住十八栋,住二区。十八栋的小伙伴出了两位院士,查全性和杨弘远。杨弘远是杨端六和袁昌英的儿子,他在十八栋出生,比我们年轻上十岁呢,可惜啊,已经去世了。”

  

  上世纪30年代初,叶雅各(左一)与查谦(左二)、皮宗石(左三)、周鲠生(右二),陈源(西滢)(右一)等武大同仁在珞珈山

  据皮公亮先生介绍,1929年,袁昌英携女儿杨静远来到武昌,成为参与创建国立武大的第一批教授。杨端六此时还在上海中研院工作,一年后才到武大。他和袁昌英也因此成为武大第一对教授夫妇。

  

  皮公亮、杨静远在昙华林

  在珞珈三女杰中,袁昌英年龄最长(比苏雪林大3岁,比凌叔华大7岁),学历最高,资历也最深。凌叔华虽然主持创办了武汉日报副刊《现代文艺》周刊,撰稿者大多是当年著名的作家,如冰心、胡适等,但在武大十多年,凌叔华的身份一直只是“文学院院长陈西滢夫人”。

  

  1930年代,周鲠生(前戴礼帽者)跋涉在武大的环山路上(今珞珈山庄处)。可以看出当年的珞珈山依然是濯濯童山

  关于苏雪林任教武大的缘起,按照袁昌英外孙女(杨静远之女)严崇提供的资料,是1930年,武大在京沪招生,校长王世杰邀人阅卷,袁昌英推荐苏雪林批阅国文及三民主义考卷。苏雪林阅卷速度特别快,一同阅卷的周鲠生等武大元老颇感惊异,袁昌英又极力为她宣传,于是1931年苏雪林也到了武大。

  苏雪林来武大时,正值“九一八”事变之后,她将两根金条(重51两多,是她的嫁奁加多年薪俸)全部捐献给了国家。袁昌英和苏雪林都有“女中丈夫的豪气”,抗战爆发后,袁昌英也将私蓄全部交给武大的学生捐给了国家。

  十八栋的晚辈们分析三位女前辈的友谊,似乎袁昌英苏雪林更像男人之间的友谊,是“哥们”。袁昌英凌叔华则有点像当下意义的“闺密”。

  

  凌叔华与陈西滢

  叶禧宁是皮公亮在十八栋看着长大的“小妹妹”,她父亲叶雅各教授不仅是武大选址珞珈山的功臣,而且,珞珈山上最早的50多万棵树,都是叶雅各作为农学院院长率领学生和工人规划种植的。在采访中叶禧宁一开始就特别强调:“武大的樱花不是我爸爸种的。”她回忆说,“抗战刚刚胜利,我爸爸即到重庆与周鲠生校长汇合,一起坐飞机回武汉。他们到武汉时,放下武器的日本人还在被监视扫大街呢。我们兄妹随母亲回珞珈山已经是1946年的端午前后,农学院的桃树果实累累,但整个珞珈山已经被日本人糟蹋得不像个大学,教室不像教室,宿舍不像宿舍。十八栋教授楼的客厅也变成了榻榻米,到处是臭虫。周鲠生校长都没有自己的办公室,他和教授们白天忙得看不见人影,晚上吃饭后才能开个碰头会。我爸爸早期忙着和城里的营造社联系,复原教室和宿舍。后期农学院成立森林系,他就忙着到磨山开辟新的植物园了。”

  

  抗战胜利后,叶雅各教授和夫人与长子叶绍智(后)、女儿叶康宁(左一)、叶禧宁(左二)在武大。小朋友系周鲠生外孙陈一周

  必发88官网

  叶雅各长子叶绍智与周鲠生外孙陈一周抗战后在珞珈山。这条狗是赵师梅家的。赵师梅教授早年参加过辛亥首义,并在共进会领导人刘公的指示下参与制作了辛亥首义十八星旗。他从美国学成归来即在武大任教,是抗战胜利后武大回迁珞珈山的三位先遣人员之一。带着这条狼狗巡山,是赵师梅教授每天早晚的功课。武大的教学工作正常化以后,他把这条狗送给了叶绍智

  与韩德培、张培刚、吴于廑

  

  众所周知,韩德培先生系一代法学宗师,生前被誉为珞珈山的镇山之宝。楚天都市报记者当年采访老先生时,老先生强调,周鲠生校长才是中国国际法学界无可争议的泰斗,当年韩先生还在哈佛求学时,就是因为“景仰周鲠生校长是真正的学者而不是政客,才和武大定了终身”。

  

  1946年,中研院院士评议会全体委员合影。其中第二排右三是周鲠生,周鲠生前面是胡适

  

  1948年9月,于南京北极阁举行的中央研究院第一次院士会议。前排右四是胡适,第二排左一是周鲠生

  1945年,周鲠生回国出任武大第三任校长,把广揽人才看做重建武大的头等大事。他1948年当选为中央研究院院士(全国仅81位),是45位(教育部)部聘教授之一(武大一共3位)。以必发88官网他的声望,完全可以邀请一些故旧知交到武大工作。但他高瞻远瞩,着眼于在各个学术领域有发展前途的年轻人,特别是负笈海外名校多年的佼佼者,当年仅从哈佛就邀请到了韩德培、张培刚、吴于廑三位博士。韩德培、张培刚、吴于廑后来被誉为珞珈山的“哈佛三剑客”。

  

  韩德培先生在哈佛

  

  韩德培先生初到武大珞珈山

  当了武大校长,周鲠生先生也没有一天放松专业的研究与学习。有老武大学生在回忆录中写到,抗战胜利后,他刚从乐山回珞珈山时,每天清晨都听到有人在楼上大声读外语,后来一打听,才知道这是周鲠生校长数十年不断的功课。据陈一周介绍,老人家精通六国外语,60岁后为外交工作的需要还攻下了俄语呢……

  周鲠生与他的儿女们

  

  周鲠生伉俪和儿女们在一起

  “您外公和父亲陈华癸教授是翁婿两代院士,应该是一大佳话。”看到周鲠生先生的全家福,记者和陈一周先生交流。

  “我小姨周小松也成长于武大珞珈山,后来是文化部对外文委的高级编译。她丈夫周镜也是院士,周家是翁婿两代三院士。”陈一周说,“我父母获得伦敦大学博士学位时正值中国抗战最艰苦的时期,两人毅然同船回国为多灾多难的祖国服务。我小姨和姨夫是留美的,他们是在新中国成立不久同船回国参加祖国建设的。我外公还有两个儿子必发88,周元松和周幼松。他们上世纪40年代就读于上海交大,一个学机械,一个学造船,毕业后到刚刚光复的台湾找工作,后来在台湾也各有建树。他们的后代都在美国,都很优秀。”

  

  1930年,武大女生排球队摄于湖滨宿舍台阶(前一周如松)

  “母亲呢?我听说您母亲是新中国成立以前我国物理学界仅有的几位海归女博士之一。”

  

  周如松(左一)在武大湖滨一舍

  陈一周把记者带到物理学院徐约黄教授的家,“徐教授是我母亲的学生,她1954年大学毕业后担任我母亲的助教,和其他几位老师一起协助我母亲创建了金属物理专业。她们一直称我母亲为周先生。”

  

  周鲠生和女儿周如松在抗战前的十八栋旧居门前

  徐教授告诉楚天都市报记者:“周先生是我国著名的金属物理学家,她待我们既是严师,又是慈母。她甘当人梯,总是把机会让给我们年轻人。”当年的小助教如今已是80岁高龄,但一谈到“周先生”,竟然瞬间有了小女儿之态,“金属物理专业筹建之初,周先生除了负责撰写讲义,还要教年轻讲师讲课,教我和另外一个助教做实验……我的英文基础是中学在教会学校打下的,但阅读和撰写论文还是有困难。周先生让我找一本英文的物理书,从头到尾翻译一遍。后来我把自己的翻译作业交给周先生,她一字一句帮我改,使我的专业英语进步很快,改革开放后可以直接出国进修……”

  

  1969年秋,陈一周与唐威明结婚前去北京,周鲠生在自家庭院里与两个孩子合影。这也是周鲠生先生的最后一张留影

  

  来源:楚天都市报(供图:皮公亮、陈一周、陈二周)

  记者:刘我风

  编辑:吴质


必发88官网 必发88官网